2012年8月25日 星期六

2012/08/25 七夕特別劇情



「今天好像是什麼日子來著...是什麼迷唇姐和羅絲雷朵走那個巨翅飛魚搭成的橋、然後一年只能見一次面之類的故事?...是說這種畫面也滿噁心的耶。」阿金邊思考邊說,隨後聳聳肩:「算啦──!!反正只要能玩就好、管他什麼節日!」

「要玩你自己一個人去玩。」阿銀冷聲道。

「你嘴上那麼說、還不是乖乖穿著那個叫什麼「浴衣」的過來了?」阿金瞇起眼不懷好意的笑看著阿銀一身淺灰色的浴衣裝扮,腰際用暗紅色的細帶豎起、腳下也穿著那個叫「木屐」的怪鞋子。

「是說你身上那件衣服是不是太小啦?總覺得你的身材線條看起來更漂──噗咕!」
「閉上你的嘴!」阿銀狠狠給金的頰旁一個揮拳,整理了下身上的衣物再拉緊繫帶、重哼一聲撇開頭不搭理那個笨蛋。

「別生氣啦、又沒說難看  而且我這不就陪你一起穿這怪衣服了?」阿金見銀沒甚麼反應,只好轉移話題,「別說這些了啦、聽說有個什麼廟會的活動...我也搞不太懂,反正就是有得吃又有得玩的地方吧?我們快走吧!」

阿銀還沒回過神來、就被對方牽起手拉著往人群聚集的前方跑。本來打算甩開,不過在看到金回過頭對自己露出的笑容後、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放棄掙扎了。

阿金才剛開始逛起廟會沒多久,手上已經拿了一堆食物,嘴也說個不停。
「青綿鳥棉花糖超好吃的!啊不過章魚桶章魚燒也很好吃...不不不仔細想想最好吃的應該還是豪力炒麵吧!欸欸阿銀你覺得咧?」

「你肯定會拉肚子。」阿銀認真說出他的感想。

「第一句話是開口詛咒我!?...算了,阿金大爺我寬宏大量不跟你計較! 喏、你也吃一口!」阿金笑嘻嘻的把吃到一半的棉花糖遞過去。這傢伙來參加祭典卻還是擺著一副臭臉、那怎麼行啊!活動就是要開心參加,吃點甜的心情也會變得比較好吧?

阿銀無語看著遞到面前的棉花糖。自己本來就不喜歡甜的東西,更何況還是吃到一半的…不停接收到一旁帶笑催促的眼神,這傢伙應該只是想整人…
阿銀沒好氣的往旁邊瞪過一眼,下次再找他算帳…無奈的張嘴吃下一小口棉花糖。…有夠甜的。

「怎麼樣,很甜吧?」阿金伸手把銀嘴邊沾到一點的棉花糖屑拿掉,很自然的吃到嘴裡。

「──!...你、不准再這麼做!」阿銀瞬間臉紅。

「啊?什麼做什麼?」阿金舔了一下手指,莫名其妙的看著銀露出像是慌張又生氣的表情。

「~~~!!嘖...不跟你說了...!」阿銀掩飾慌張的撇開頭,憤憤踩地的加快腳步往前走。

「什麼啦!?你又在生什麼氣了啊?阿銀!」阿金把手上剩下沒吃完的食物丟給趴在頭上的小傢伙處理,趕緊追上阿銀。皮丘開心的吃著章魚燒♪

阿銀沒走幾步路就被追上,結果又被拖著往其他攤位跑。

「阿銀,那裡有蚊香蛙的射靶攤位耶!怎麼樣、來比比看誰能射下最多目標?」

阿銀看著對方挑釁的勾笑,忍不住就回以了「求之不得」的眼神。結果回過神來、自己又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了…

「唔哇、全部都是蚊香蝌蚪和蚊香蛙的布偶耶,一堆螺旋...眼睛有夠花的  阿銀你可別看到暈頭轉向、就射偏了輸給我喔,哈哈!」阿金得意的將護目鏡從頭上拉下、戴到臉上,滿意的看著成功被自己挑起戰意、銀臉上的表情。

「哼...你才是別輸得太慘,到時候不要耍賴不認帳。」阿銀拉上黑手套,將攤販準備的玩具長槍舉起。第一發射出便完美的命中了第三架上的蚊香蝌蚪,玩偶直落而下。

阿金不甘示弱的跟著舉起槍,射出一發命中了最上架的蚊香蛙玩偶。
「看到阿金大爺我完美的射擊準度了沒?要認輸就趁現在啊。」得意的揉揉鼻子。

瞄瞪了一眼,阿銀再接連兩發準確射下了第二架上相連兩隻的蚊香蛙與蚊香蝌蚪布偶。
「有時間在那裡廢話,不如去想好你的投降台詞。」

阿金看到對方的技巧比想像中還好,有點吃驚。計算錯誤啦...!!這傢伙怎麼做什麼都那麼行啊!
「喂喂...我們是比數量不是比誰時間快啊,子彈可是只有十發的、你...你槍拿穩一點慢慢來啊。」阿金留著冷汗逞強笑。

阿銀輕哼一聲,舉起槍繼續和對方的打靶勝負。

最後的比賽結果是不相上下,十發子彈彼此都有命中目標。再玩下去也只是浪費錢、而且可能還是分不出勝負,就決定停手了。

阿金看著攤販大叔用一臉難看的表情、盯著自己和阿銀懷中滿滿的布偶戰利品,乾笑了一下,「啊…沒想到阿銀的射擊技巧跟我一樣強,不過這些商品我們就這麼免費拿走、大叔也難做生意嘛!這樣吧,我各拿走一個蚊香蛙和蚊香蝌蚪就好!反正那麼多也不知道要擺哪、剩下的就還給大叔吧?」

阿銀默默將自己手上的玩偶全數交給攤販老闆。反正自己本來就對這些東西沒興趣,來這攤販也只是要和金分個勝負而已。
看老闆接下後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才轉過頭、突然就被一個軟軟的東西抵上臉頰。

「我覺得這蚊香蝌蚪長的有點像你耶,嘟著嘴看起來好像在生氣...你也常常在生氣、超像的!吶、這個就給你做紀念吧?」皮丘學著阿金、一起把他蚊香蝌蚪的布偶貼上銀的臉頰。

沒好氣的瞪著兩個笑臉出奇一致的傢伙,搶過他們壓在自己臉上的蚊香蝌蚪布偶、塞進懷裡。
「這有什麼好紀念…。」

阿金看著銀的側臉,忍不住苦笑。將自己留下的另一隻蚊香蛙布偶收好,拉起對方的手、往下個攤位前進。

來源:http://www.plurk.com/p/h4nwn0



阿銀發現只要是得穿過人群擁擠的地方,金就會很自動的牽起自己的手。

「喂,放手。」阿銀想要甩開對方的手,卻被抓得更緊。

「啊?現在人很多耶,不抓著你會走散的啦!」阿金邊說心裡邊飛躍,今天阿銀難得沒有帶著平常的黑手套,原來他的手握起來是這種感覺啊...有點涼,不過手心的地方卻透著微暖的溫度。

「哼,誰會走散?別把我當小孩子!」

「好啦好啦、是我怕會跟你走散啦。」阿金趕忙安撫。

阿銀看對方完全沒有要放開的意願,結果一恍神、又被拖到另一個攤位前。看著攤位上的招牌,寫著「撈鯉魚王!有額外的驚喜大獎喔☆」之類的字樣。…撈魚遊戲能有什麼額外的大獎?

「阿銀,我們剛才沒分出勝負來對吧?這次再來分個高下吧!」阿金拉著阿銀坐下,興致未減。

「…又要比數量?」皺眉。

阿金看對方雖然一臉嫌麻煩的表情,卻已經跟攤販老闆拿了桶子和撈網。想玩就表現的充滿興趣一點嘛…真是不坦率的傢伙。

「笑什麼?不玩就走人。」

「要要要、我要玩啦!這次我絕對會撈得比你多!!」阿金很快的拿來水桶和薄網,坐上小板凳、拿著網子開始在水池裡胡亂撈起來。

笨蛋的撈法果然也是笨...冷冷看了一眼,阿銀跟著彎下身、仔細觀察了水池裡鯉魚王的游向,將撈網探向水面。

「唔啊──網子怎麼又破掉了啊!老闆你這網子絕對有瑕疵啦!!」阿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不太順利,才撈起了兩隻鯉魚王、網子就已經破了六面。再這樣下去先不說跟阿銀的勝負、光是買新撈網就花掉一堆錢啦!!

阿銀從容的撈起第五隻鯉魚王、動作俐落的甩進水桶中,網面也完好無缺。看一旁的金不停對著破網哀嚎大叫,再瞄了下對方桶子裡的數量──哼,這種差距也不需要再比下去了…

阿金接收到阿銀高姿態的視線,很不爽的打算回瞪、眼睛一瞄就飄過了對方拿著網子的手…
這還是第一次那麼清楚的看到阿銀沒戴手套的樣子…。是說、手指還真細長耶,膚色很白就算了、感覺指尖還透著淡淡的粉色?這、這應該不是燈光造成的錯覺吧…?感覺再想下去思緒就會歪到奇怪的方面去了,用力的左右晃著頭想中斷思考。醒醒啊我...!!!

「…?你現在是打算認輸了?」阿銀看金莫名奇妙的一下子猛盯著自己的手看、然後又不知道為什麼在旁邊開始猛搖頭,這傢伙是不打算撈魚了?

「還、還早的很啦!!看我的!」阿金嚷嚷,再這樣下去各方面都很不妙啊...!!撈魚又撈不到!──等等、有個好辦法…
皮丘歪頭看著對自己賊笑的阿金。

阿銀突然感覺到一陣微麻從指尖竄上。感覺像是非常微弱的電流…等等、這種熟悉的感覺──
往金的方向瞪過去,看到他正好撈起了一隻鯉魚王...那隻鯉魚王已經翻了白眼,完全沒有任何掙扎的被丟入桶中。再往金的腳邊看去,正好瞄見皮丘的雙頰正嗶滋作響的偷偷放著微量電流。皮丘立刻露出「糟糕被抓到了!」的表情,躲到金的腳後。

這種作弊也明顯過頭了--!

阿金滿意的看著水桶中數量漸漸增多的鯉魚王,正想轉頭對阿銀炫耀、突然感覺手上的網子一沉。

「─呃?長的像千針魚的鯉魚王...??」
千針魚氣呼呼的鼓起身體、對著眼前的少年噴出一大口水。
「唔哇、噗咳!!這是在搞什麼!?這隻鯉魚王在搞什麼啊!!?」

「那不是鯉魚王,是真的千針魚。」阿銀看著金,無奈道。

「啊?撈鯉魚王遊戲裡怎麼會有千針...難道這傢伙就是什麼『驚喜大獎』!?喂喂、既然是獎品怎麼還攻擊人啊!!」

「…你剛才讓皮丘放電,肯定也電到這隻千針魚了吧、然後他就被激怒了。」

阿金趕緊摀住阿銀的嘴,卻發現站在一邊的老闆已經聽見了自己作弊的事情、立刻怒火衝起般的狠瞪了過來。這下事情真的很不妙了啊──!!!

「阿銀你幹嘛揭穿我啊!!呃、老闆你先冷靜啊,大家都冷靜下來有話好好談嘛哈哈…哈……我這就走人啦--!!!」一把抓起阿銀的手、把攤販老闆的怒吼拋在後頭,拔腿狂奔逃離現場。


阿銀被拉著跑到稍微遠離祭典現場的後山丘上,冷眼看著氣喘吁吁的金。

「阿銀你這傢伙--!!你到底是多想害我啊!」

「這全都是你自找的。」阿銀撇頭不理那個還在亂叫的笨蛋。反正這樣也可以不用繼續待在那個擠死人又吵雜的廟會,自己也樂得輕鬆。

「是我自找的沒錯啦...等等你不要趁機拐我認錯!!你這--」突然一個巨響打斷了阿金接下來的話,往音源看過去、廣大的夜空中炸開了一片片繽紛燦爛的色彩,像是星光般灑落自己眼簾中。
「這、...是煙火?」

「嗯。」阿銀抬起頭來仰望著被染上絢爛顏色的天空。
想起了令人懷念那天,和小藍姐姐從組織的掌控中逃離、第一次知道自由是什麼時所看到的那片藍天,就和現在綻放煙花的夜空一樣...都是自己從未見過的、最漂亮的顏色。
從未停止過對小藍姐姐的感謝,還有克麗絲…和自己身旁的那個笨蛋。以為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再擁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了……卻因為有這些多管閒事的傢伙,自己才能看到這樣的景色。

阿金看向沉默不語注視著夜空的銀,對自己和其他人來說極其普通的景色、對銀而言卻都是第一次見到的珍貴畫面吧。
探過身去抱住銀。卻感覺到自己莫名的微微顫抖著,奇怪…明明就沒有在害怕什麼東西、為什麼…?
一定是因為阿銀這傢伙總是動不動就露出那種、好像會一聲不響就消失不見的樣子,一定是這樣自己才…──都是這傢伙的錯啦!

「…很熱,而且你擋到我的視線了。」話雖這麼說,但阿銀沒有掙脫。

「借抱一下會少塊肉喔!…不服氣就長得比我高一點啊!」阿金彆扭的說。

「明明就沒高我多少。…而且很礙事。」阿銀輕笑。

「你就那麼討厭來祭典嗎?你擺出一點高興的臉會死嗎!?」阿金覺得有點受傷。

「……我沒有討厭。」阿銀低聲道。

「--嗯?等等,你剛才說了什麼啊。你再說一次啦,快點。」

阿銀微微偏過頭,看著金一臉得意的表情。
「你明明就聽到了。」

「什麼--?我沒有聽到啦!煙火太吵了、我真的沒聽到你感謝阿金大爺我的話啦--」

「你還是給我滾開。快滾。」阿銀開始掙扎。

「我偏不要!我就是要抱著你!!看你能拿我怎--噗咕、痛…痛死了…!!你這傢伙居然拿手肘撞我肚子!痛死了啊喂!!!」

皮丘配著耳邊阿金吵鬧的聲音,趴在他頭上欣賞天空中漂亮的煙火。

──────

來源: http://www.plurk.com/p/h57vcf


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8/20~8/24 七夕活動


**與角色噗原劇情無關連,無視地區限制**



七夕,是歌頌愛情的日子。

牛郎與織女在這一天才能一年一度的相會,喜鵲用身體搭起橋,讓兩人得以相擁。

在這個浪漫的日子裡,眾人吃涼麵祈求流年順利,並將願望寫在書籤上,高高掛在竹枝,希望願望能夠實現。

因此為了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各地區的人們舉辦了祭典來慶祝。

角色們興致高昂的參與祭典,會有什麼有趣的事情發生呢?


企劃內容如下


2012年8月13日 星期一

20120813 拍賣場交易


大吾站在地下通路的入口,右肩與左腳上各有一隻可可多拉,還有一隻鐵啞鈴飄來飄去,回想早上……

早上收到受託人*的即時傳訊,說是有消息了?

這次受託人的實力不是相當好,就是會拿到像之前收到的一堆無用訊息。但是看了電龍一眼,還是決定與受託人會面了;至少對方相當專業,這點是感覺得出來的。

正當思考要在哪邊會面的時候,可可多拉拍在大吾領航員的螢幕上,叫了一聲,大吾才注意到傳來的即時訊息上有一個特殊符號,看來是當時委託的正主。

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20120810 整理情報


阿銀整理著昨天得到的情報資料與照片。

雖然有些模糊,不過從型體看來、是傳說神奇寶貝『鳳王』的樣貌。只是沒辦法分辨是否為本體或是分身體。
在傳聞中圓朱市的鈴鈴塔曾經是鳳王的棲息地…不管是本體還是分身、出現在這個抵點也不算是異常的活動狀況…

『結果委託相關的調查還是沒有任何斬獲…』將照片放到一旁,揉揉僵硬的眉間。

2012年8月9日 星期四

神獸

所謂的「神獸」,便是在神奇寶貝世界中,代表自然元素的特殊神奇寶貝們。

他們擁有一般神奇寶貝所沒有的能力,能夠操控他們所代表的元素們,而且全世界只有一隻。*

2012年8月8日 星期三

20120808 獲得情報


阿銀被金拉著跑了一整個上下午,不過去的全是和情報收集沒有任何關係的場所。

「喂、聽說那個百貨有超多種類的商品啊!該是讓你這鄉巴佬好好見識的時候了  我們快去逛吧!」阿金說完就拉著銀到滿金百貨大樓大肆採購了一番,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到神奇寶貝中心放置。

「對了,阿銀你平常沒在聽廣播吧?要趕快去廳啦!小胡桃的廣播節目超讚!啊、滿金市好像就有廣播塔嘛,我們快去!」接著又前往廣播塔、說是要去找什麼廣播節目的小胡桃…一臉滿足的要到了簽名也握了手,上午到中午的時間就全花在這裡了。

2012年8月7日 星期二

20120807 金銀日常


阿金跟皮丘玩相撲角力的遊戲,互相推來推去。

「唔咿好麻!!你不可以犯規電人啦!」

皮丘賊笑賊笑。這可沒有犯規喔、本來身上就帶著靜電的~♪

「可惡、你這囂張的小傢伙!」阿金揉亂皮丘額前和自己如出一轍的翹毛,笑嘻嘻的玩成一團。

2012年8月5日 星期日

20120805 PM中心


抵達滿金市。阿銀第一件事情是前往神奇寶貝中心,來到櫃台辦理住宿以及查詢電腦留言板的資訊。

「您好,感謝您使用本中心的服務。 這裡有一則給您的留言。來自兩個禮拜前、藍(ブルー)小姐的訊息。」櫃檯小姐親切說道。

「姊姊的留言...!兩個禮拜前?她來過這裡?」

2012年8月2日 星期四

20120802 下個目的




阿金和銀爭論著接下來旅行的下個目的地。

「去圓朱市啦!好久沒去見那裡的舞妓姊姊們啦~真想念她們啊。」阿金眼冒愛心,不斷想說服阿銀。

2012年8月1日 星期三

20120801 手套之謎


20120801

阿金盯著阿銀的手套,正在思考該怎麼樣才可以讓銀脫下手套。

「尾太郎我跟你說,除了洗澡以外、我從來沒看過阿銀把手套脫下來耶。那傢伙連睡覺都會戴著,超詭異的…」靠著尾太郎小聲道。

20120801 夢




看著面前的褐髮少女對自己展露微笑,就這樣靜靜的凝視著這一幕、景象逐漸變得模糊──

搜尋此網誌